相关文章

走进义乌:贬值并未带动外销 盼望汇率保持稳定

来源网址:

然而,意外贬值并没有给义乌的小商户带来实惠,反而让他们对汇率预期的不确定性担忧不已。如何在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且波幅扩大的情况下保住利润,正在成为义乌的新考验。

“外商和你谈价格的时候,也会以人民币贬值来要求让利。但在订单到交货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人民币价格会变成什么样,真是不好说。要是回去了,岂不就要承受损失。”浙江小商品城外贸公司的吴经理说。事实上,义乌的卖方竞争激烈,议价能力弱,而利润可能仅有2%至3%,汇率非预期波动1%就会吃掉一半的利润。

“客户开始转移至越南、泰国,并且人工成本一直上升,一把仅有5毛利润的剪刀,由于近期汇率波动剧烈,利润没有了。”一家义乌小商户老板近期无奈地表示。

义乌是中国小商品之都,也是国家级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城市。近期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且波幅扩大的市场化节奏正在考验义乌中小外贸企业的应对汇率风险的能力。

上证报记者调查发现,面对成本上升和汇率风险的双重压力,义乌中小外贸企业积极寻找出路,努力创新产品,提升议价和抵御风险能力;在个人跨境人民币结算试点下,个体商户积极开展人民币结算。不过,由于美元结算仍在企业外贸中占很大比例,如何运用金融工具规避汇率风险仍十分必要。

意外贬值并未带动外销

义乌小商品市场竞争激烈,但品牌识别度弱。部分产品虽然也是有牌子,价格低廉,但仍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4月1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1503再创年内新低,年初至今累计贬值近1%,即期汇率贬值近3%。

“现在还没有感受到人民币贬值的好处。”在义乌专营剪刀生意的华海英对人民币汇率升值仍记忆犹新,“之前人民币升值得厉害使得订单量减少了,我的产品主要是销往东南亚、非洲、中东、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印尼这些地方,一般2-3月份、8-10月份是销售旺季,现在客源还是减少了。”

另一位在韩国馆的洁具销售商户陈老板也告诉记者,目前成本上升,客户讨价还价,市场竞争激烈,客户流失率高。

在国际商贸城一区,两位来自埃及的客商手里拿着采购本,挨家挨户地询问印有外文的儿童识字贴的价格,厚厚的采购本上每一面都订上了各户商家的信息与价格。

记者发现义乌小商品市场竞争激烈,但品牌识别度弱。一系列类似乐高的玩具产品,虽然也是有牌子,价格低廉,仍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值得惊喜的是,市场创新活跃。商贸城一区的玩具厂商告诉记者,愚人节临近,工厂特意做些搞怪面具、披风斗篷,这些产品走量增大;魔鬼套装、超人外衣等另类玩具受到欧洲、南美等地的客商喜欢;一些发音整蛊玩具受到日韩及东南亚国家的青睐。尤其是随着2月份外贸旺季的到来,义乌新奇玩具行业走量增大。

义乌新光饰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晓光告诉记者,公司平均日开发新品上百款,现有“新光”、“希宝”两大品牌,有合金、爪链、铜金等五大系列共20余类20多万个品种。他强调,只有不断改进工艺,提高产品质量,创新产品设计,才能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生存发展,在转型升级的时代大背景下壮大。

关键是提高产品议价能力

义乌是全国最先开展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地区,但中小商户能否实现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仍与其议价能力有很大的关系

“我们收的是人民币,汇率波动没什么影响。”记者走访的小商户多半表示,采用人民币报价并表示要用人民币结算,以此确保成本收益,避免汇率风险。

义乌的经济主体以个体经营户为主。2012年12月,人民银行总行正式批准义乌开展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工作。义乌成为全国最先开展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地区。

央行义乌支行的金科长告诉记者,去年跨境人民币结算的业务量有四百多亿,个人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量有80多亿。义乌6万多个商户,有1700多户实现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这与中小商户的议价能力有关,也要外商认同并愿意采用人民币结算。央行的政策将继续推动人民币跨境结算,进行汇率互换,建立大系统,加快境外清算行的对接工作。

中国银行义乌分行国际结算部负责人周哲宇告诉记者,“从市场看,东南亚、非洲、南美的客户可以接受使用人民币结算;欧盟、美国的客户一般不接受人民币结算,因此影响相对较大。此外,中东国家也是义乌的主要客户来源,但是那里的跨境清算行较少,客商持有人民币少,他们如果有人民币的话,也应该会接受人民币结算。”

市场上卖方竞争激烈,实现产品的创新与升级对实现人民币结算起到重要作用。记者走访了整个国际商贸城,发现一区的人气最旺,二到五区人气减弱。商户要实现人民币现金结算或人民币跨境结算,提升卖方的议价能力非常关键。

外贸企业齐盼汇率稳定

“对于外贸企业,升值也好,贬值也好,要在一个预期范围内波动就不怕。有一个比较稳定的预期,我们才好定价”

“有些商户直接采用人民币现金结算。而一些量大的商户,从签单、发货到收款,可能持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时就要面对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波动风险。” 稠州商业银行办公室主任毛金玲告诉记者。

“这一个月以来的汇率波动剧烈,尤其是在升值预期下,”浙江小商品城外贸公司的吴经理告诉记者,“对于外贸企业,升值也好,贬值也好,要在一个预期范围内波动就不怕。有一个比较稳定的预期,我们才好定价。”

目前汇率波动频繁,对企业接单的报价能力、外汇风险管理能力提出挑战。“现在,外商和你谈价格的时候,也会以人民币贬值来要求让利。但是,在订单到交货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人民币价格会变成什么样,真是不好说。要是回去了,岂不就要承受损失。”吴经理表示。

据了解,面对汇率波动,销售型外贸公司和生产型外贸公司有区别。销售型外贸公司不直接面对汇率波动风险。但是,汇率波动会影响市场的活跃度,从而对业务量产生影响。而生产性的外贸公司,涉及与外商谈判定价再发货,就面临汇率波动风险。在义乌,卖方竞争激烈,议价能力弱,而利润可能就2%至3%,汇率波动对他们会产生影响。

长期来看,人民币汇率波幅扩大,企业对汇率走势判断将至关重要,一旦误判将承受损失。“人民币贬值的趋势尚不明朗,且汇率双向波动,如果汇率触底反弹再次升值,企业会损失汇率差。”周哲宇告诉记者,“对于部分已经在年前签订大单的企业而言,由于已经和银行提前锁定汇率,此次汇率下跌并未给他们带来实际利好。”

一位熟悉义乌外贸业务的人士告诉记者,对于多数外贸企业而言,汇率走势的稳定对于企业长期的经营才是真正的利好。

“双向波动”背后的锁定利润之道

多家银行给出的建议,面对当前汇率波动还可以采用协议融资等方式避免汇率波动影响。此外,同户名划转也可以使用人民币而规避汇率风险

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是汇率市场化的必由之路。理性对待汇率波动,合理使用金融工具考验外贸企业。

“面对当前汇率波动,我们会建议客户采用即期结汇或中长期锁定汇率规避风险。因为,长期来看,人民币还是呈升值的趋势。”周哲宇向记者介绍,“客户在采取远期价格锁定的时候,客户会觉得锁定汇率就是锁定了成本收益,可以接受中长期锁定汇率来避免汇率风险。当然,也有一部分客户会担心如果汇率贬值,就会造成亏损。就像今年年初,客户签订三个月的锁定汇率,目前就面临亏损。所以,一般建议中长期的汇率锁定。这些汇率的产品主要是用于避险,而非赚取汇率差额。”

周哲宇还告诉记者,“如果该三个月的出口合同达到200万美元以上,在银行取得授信,可以以美元贷款利率和一定的手续费,提前贷出200万美元,这种方式是通过境外本外币融资实现的。”在中国银行义乌分行,一个季度有一亿美元多会进入套期保值业务。一般而言,企业会把多笔单子放在一起来做套期保值。

“海外的订单主要是以美元结算,1-3个月的订单为主。”傅美巧告诉记者。“这时候就会采用远期结售汇业务。”

由于未来汇率不确定,因此客户可以通过金融产品将未来汇率确定,确定的汇率由客户和银行协商而定,这就是远期协议;而中长期锁定汇率是通过与银行签订“远期结汇/售汇业务”来实现。当然,可能客户期望的汇率是某个区间而非确定的值,在这个区间内,企业可以承担汇率下跌(上升)的风险,也能从汇率上升(下跌)中获益,这类衍生品被称为利率区间协议。

“此外,除了远期锁汇,中行还有外汇看跌期权产品‘区间宝’,将汇率锁定在6.1至6.3区间进行结算,封顶价6.3,如果汇率超过6.3,以6.3结汇。如果汇率低于6.1,以6.1结汇。若处于这一区间,客户可以按当时的即期结汇汇率进行结算。这也将汇率控制在了一个区间。”周哲宇向记者透露,“银行自身要在中东地区布局境外清算行,兑换人民币,可以促进实现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

多家银行给出的建议,面对当前汇率波动还可以采用协议融资等方式避免汇率波动影响。此外,同户名划转也可以使用人民币而规避汇率风险。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向记者表示:汇率双向波动作为国家推进汇率市场化的机制设计,好处在于一方面优化资源配置效率,另一方面减少热钱流入。在这个大方向下,加大了微观企业的风险,微观企业主体要关注汇率市场的波动,进行预判;也给金融市场 进一步创新扩展规避风险的金融工具提出了新的要求。